玩宝 第三百零九章 手艺
全本小说网 全本小说网 加入收藏
    郭胖子挥舞着拳头说道:“这死老头跑去捞珍珠,居然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杨康见状,也是好玩,说道,“你下次不给他酒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郭胖子点头,看着杨康把玩着那颗珍珠,问道,“你这个珍珠,可以镶嵌在龙镯上面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杨康把那只龙镯从手上脱下来,比划了一下子,说道,“这个龙嘴里面原本镶嵌的想来也是珍珠,清代皇族酷爱珍珠,东珠可是鼎鼎有名,这颗珠子颜色好,红色和黑色配在一起本来就好看,加上又大,莹光很强,再合适不过。我明天就去找金铺的师傅给我镶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郭胖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明天给我盯着点那个老头。”杨康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郭胖子愣了一下子,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杨康说道,“就这么回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郭胖子见他不说,当即也不再说什么,收拾了一下子,看着天色不早,说道:“你早些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杨康说着,当即就打开电脑,找了一本书,随便翻着,没多久就困意上涌,迷糊着睡去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昨天自己对木易说了那些话,木易会有些心结,毕竟他昨天真的很着急,可是,今天一大早他下楼的时候,就看到木易正在和郭胖子说闲话。

    “哟,老头。早上好。”杨康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木易含笑招呼着,说道,“吃早饭?”

    杨康点点头,郭胖子把炸好的豆浆和油条端给他,杨康问道:“你吃过了吗?”

    结果,郭胖子和木易都已经吃过了,而他明显又起床迟了,木易似乎已经忘掉昨晚的不愉快,说道:“阿康,听说你昨天淘换到了宝贝?”

    “呃?”杨康一愣。问道。“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玛瑙枕头啊?”木易笑道,“快快快,拿出来,给我看看。是不是高阳公主的金丝玛瑙枕头?”

    “胖子。那枕头呢?”杨康问道。“昨晚我们不是放储物室了吗?他要看,你拿出来给他看看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死胖子刚才和我吹嘘了半天,我让他拿出来给我看看。他坚决不同意。”木易笑道,“幸亏我老人家也见过一些东西,否则,今天就被他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肯定没有见过高阳公主的金丝玛瑙枕。”郭胖子得瑟的说道,“我就不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木易看着杨康,笑道:“好阿康,拿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杨康笑着答应着,转身走到储物室,拿出那只金丝玛瑙枕头还有那半张金丝玛瑙玉簟。

    “哦哦哦,你等着!”木易拍拍脑袋,说道,“我每次让你把东西拿过来,你都不记得,我去给你拿!”

    杨康从储物室拿着金丝玛瑙枕头和那半张金丝玛瑙玉簟出来,木易也捧着两幅画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给我看看!”郭胖子见了,忙着就扑上去要看。

    木易退后一步,然后抬脚就对着郭胖子胯下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郭胖子一愣之下,匆忙后退,险险的避开木易那一腿,忍不住叫道:“死老头,你要做什么,让老子断子绝孙啊?”

    “去把手洗干净,再来看画。”木易说道,“你也懂行,难道这么一点规矩都不懂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不会计较这等规矩。”杨康忍不住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计较!”木易说道,“但谁让这死胖子刚才逗我的?”

    郭胖子目瞪口呆,但还是走去洗手,杨康从木易手中接过那两幅画,展开看看,不无感慨的说道:“老头,你这手艺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木易笑道,“在字画上面,小寒都远不如我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那陈旧的包袱,拿着那只金丝玛瑙枕头,不断的看着,还不断的用手抚摸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郭胖子也洗了手出来,对于那幅《猫蝶图》他没有太大的兴趣,但对于那幅《海棠春睡图》,他只看了一眼,顿时就两眼冒光。

    “这美人可真他妈的漂亮,想不到这世上真有《海棠春睡》,都以为是曹老夫子杜撰呢。”郭胖子一边看着,一边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杨康只是笑笑,事实上郭胖子虽然是一枚大胖子,表面上不修边幅,可是这货事实上就是一个颜控,他喜欢一切漂亮的东西,当初看到那块“蝶恋花”的玉佩,他可是说了,他要和贵妃娘娘去谈谈人生理想。

    然后,让杨康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,郭胖子竟然抱着那两幅画,蹬蹬蹬就上楼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胖子,你做什么?”杨康忙着叫道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不要小气,我挂卧房看几天。”郭胖子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杨康哭笑不得,说道:“贵妃娘娘晚上不会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贾宝玉看了这幅画,就做了一个春梦,然后泡了神仙妹子,从此领略人间风情月债。”木易淡然笑道,“我挂在房里看了几天,也没有神仙妹子入梦……”

    杨康没有等他说完,忍不住骂道:“死老头,你一把年纪了,你就不能够学点好?再说了,你这么一把年纪,神仙妹子不嫌弃你老啊?”

    木易笑道:“对于人类来说,我确实是一把年纪了,但对于神仙来说,我还青葱之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这次,杨康彻底不知道说什么了,他记得这句话,似乎是某本书上写的?或者是某个电视剧的台词,但具体是哪本书,他实在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阿康,这枕头你准备怎么办?”木易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杨康愣然。问道,“什么怎么办?枕头我很喜欢,先留着玩玩呗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这个样子,破旧不堪,不好看。”木易笑道,“要不要我帮你洗出来,然后把碎裂的金丝给你接好?”

    “你还懂得这个?”杨康大出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懂一点。”木易点点头,说道,“玛瑙的养护没什么问题。金丝修补就是细腻活儿。也不成问题,只要有工具,有金丝,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木易看着他。突然问道:“你难道不想学?”

    “呃?”杨康呆了呆。这段日子。虽然木易老是看电视,但有机会的话,他会似乎是无意识的对他说起一些技术活儿。然后他有不懂的东西问他,他也都尽量解答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教我?”杨康大喜,忙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木易点头道,“如果你愿意学,我教你就是——基础东西,早些年我都教给你了,剩下的就是一些关键诀窍,如果你够聪明,大概一周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杨康喜出望外,忙着一把抓住他,问道,“学会了,我是不是不是就像小寒一样牛叉?”

    木易摇头道:“学会了,也就是这样,不会像小寒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杨康差点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应付普通人,你现在的水准已经很好,但如果想要达到木秀于林的水准,你差很远——事实上,小寒也没有他那个水准。”木易摇头道,“学不学?”

    “学,不学那是傻子。”杨康忙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开始,我只教你一周。”木易说道,“另外,我课徒极为严厉,达不到我的要求,我会打,你最好有心里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杨康愣然的看着木易,说道,“你别吓唬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吓唬你。”木易笑笑,说道,“如果是平时,我真不会打你,你又不是那个让我讨厌的小寒——但在课徒期间,我肯定会。”

    “成,我达不到你的要求,你只管打。”杨康说道,“就这么说定了,我等下去一趟阆苑,把你要的东西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木易点点头,说着,他竟然就这么捧着那金丝玛瑙枕头和半张玉簟,转身向着玉珍斋走去。

    等着他走了,郭胖子走了下来,问道:“小王爷,你不会真跟着那老头学吧?”

    “平时不知道有多少人,哭着喊着求他,他都不会教。”杨康笑道,“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放在我面前,我岂会错过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郭胖子很想劝劝他,那老头课徒确实是非常严谨,不管是现在的小寒,还是当年的木秀,都是他棍棒教育下的产物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你不知道!”郭胖子说道,“木秀当年生了小寒,都不怎么敢让那个老头碰,那老头闲着没事就爱揍孩子。这不,他没有小寒揍了,他找个借口揍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真教我,揍就揍吧!”杨康笑笑,倒也不在意,说道,“走走走,我们去阆苑,找大师傅给我弄那个乌金龙镯,把那颗珍珠镶嵌上去,我顺便要点金丝回来。”

    郭胖子点头答应着,开车两人一起去了阆苑。

    杨康带着郭胖子,直接走到后面,高全见到他,忙着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高师傅,周师傅在不在?”杨康含笑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在呢?在后面忙呢。”高全笑道,“要不,我去叫他?

    “不用,我去后面看看!”杨康说着,直接走到后面的黄金加工室,就看到一个年龄和高全差不多的,身材消瘦的老者,正在熔炼黄金。

    “老周,小王爷来了。”高全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周师傅听了,抬头看了看,然后歇了火,等着黄金冷却了,这才站起来,说道,“老板,你怎么来这里?有事?”

    周师傅一边说着,一边把冷却的黄金用软布包裹好,然后放在一边的保险箱里面,这才说道:“老板,去我办公室坐坐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就这里好了!”杨康笑道,“我找周师傅帮点忙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周师傅愣然,问道,“帮什么忙?我可什么都不懂,只会打造金银器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金银器?”杨康一边说着,一边从郭胖子手中接过包袱,打开,说道,“麻烦周师傅看看!”

    周师傅看到那只乌金首饰盒,顿时就眼睛一亮,忙着接了过去,说道:“好东西啊?乌金的?”

    杨康点头笑道:“是的,乌金的!”

    “古董?”周师傅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杨康笑道,“清代乾隆年间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工艺很好,我帮你打个光,既不破坏古董的特色,又可以整旧如新,小老板,你去我办公室坐坐。”周师傅笑道,“老板这东西是要出手,还是要自己留着玩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区别?”杨康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要出手,打光也只能够讲究打一下子。”周师傅说道,“我以前做过一个傻事,欧老的一对镯子,已经有人订了,但实在不怎么好看,而且还变形严重,他拿过来找我,我就帮他正好了,但由于不好看,我就仔细的打了一遍光,这还是因为我知道是古董,否则,我就直接淬火了。

    结果人家古玩商一看,说我破坏了包浆,不要了!”

    杨康听了,忍不住笑了起来,事实上金银器是古玩一行最容易打眼的,而且,行业内也非常稀少,金银器一旦流入民年,几乎都躲不掉被融掉的命运。

    打光之后,如果没有那种岁月的痕迹,古玩商慎重一点,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!”杨康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乌金首饰盒,把里面的乌金龙镯取了出来,说道,“目前我是不准备出售的,所以,麻烦周师傅给我弄好看点,另外,这个龙镯掉了一颗珠子,我也想要镶嵌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珠子你有?”周师傅信手从他手中接过那龙镯,只是略略看了看,突然叫道,“好精湛的工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竟然走到工作台边,拿出放大镜,对着,一点点的仔细看着,越看,他越是一脸的痴迷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,你别在意,老周看到这些东西,就像狗看到屎一样。”高全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高,你说什么来着,我和你这个玩石头的人,没有共同语言了。”周师傅一边说着,一边感慨的说道,“这种工艺简直就是叹为观止,太精妙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师傅,帮我打个光,然后把这个珠子镶嵌上去。”杨康说着,当即从衬衣口袋里面,摸出来那颗红色的珠子,递给他道,“珠子不是原本的,是我新近觅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王爷,给我看看!”高全就站在他身边,见状,忙着说道。

    杨康顺手就把珠子递给他,周师傅笑道:“我就知道,你看到石头,也像狗看到屎一样。”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
全本小说网 | 玄幻小说 | 武侠小说 | 都市小说 | 言情小说 | 收藏本页
© 2006 全本小说网
4星时时彩软件 贵州快三软件 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安徽快三 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技巧
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哪个彩票软件最正规 一尾中特平 排列五投注 内地破最大赌博网络